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彭晖花一生时间编写柬埔寨语教科书

(លោកស្រី ភឹង ហួយ សាស្រ្តាចារ្យមួយរូបនៃសាកលវិទ្យាល័យភាសាបរទេសប៉េកាំង លះបង់ពេលវេលាស្ទើរពេញមួយជីវិត ដើម្បី​ចង​ក្រង​សៀវ​ភៅសម្រាប់​បង្រៀនជាភាសាខ្មែរ)

金边国家广播电台

2020年10月30日星期五

虽然教授彭晖已经78岁了,但她是中柬两国人民很的需要,北京外国语大学柬埔寨语专业教授彭晖,一生的坚持编写柬埔寨语教科书。

只要在是在中国学习柬埔寨语的学生,没有人不知道彭晖,由她编著的《柬埔寨语精读教材》第二册、《柬埔寨文学简史及作品选读》等书籍,被大部分高校选用为教材。她和蔼可亲、乐观开朗,让人如沐春风。一口地道的“高棉式”柬语发音,让无数柬埔寨语学生羡慕不已, 她是柬埔寨语学生们心目中的“女神”。

彭晖和柬埔寨语结缘于大学。“1961年,我高中毕业时报考了北京外国语学院(即现在的北京外国语大学),因为中学时我学过俄语,以为会被分到俄语专业,但最后我却在柬埔寨语专业找到了自己的名字。虽然起初有些不情愿,但得知国家急需柬埔寨语翻译人才,我还是很愉快地开始了柬埔寨语的学习。”作为中国第一届柬埔寨语专业学生,彭晖深知自己的使命。

大学毕业后,彭晖因成绩优异而留校任教。20世纪70、80年代,国内的柬埔寨语教学资料还十分匮乏,为了方便学生学习,彭晖和同事开始编著教材。“以前互联网不发达,教学资料收集困难,编写难度大,教材只能靠老式柬文打字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。”彭晖介绍说。

大学毕业后,彭晖因成绩优异而留校任教。20世纪70、80年代,国内的柬埔寨语教学资料还十分匮乏,为了方便学生学习,彭晖和同事开始编著教材。“以前互联网不发达,教学资料收集困难,编写难度大,教材只能靠老式柬文打字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。”彭晖介绍说。

退休后,彭晖经常受邀到云南、广西、广州、河南、重庆等地开设柬埔寨语专业的大学讲学。“我很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,他们让我变得年轻。”一提到学生,彭晖更加神采奕奕。“我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,还是我的学生。现在,他们有的担任驻柬大使、参赞,有的担任教师、翻译、记者等,覆盖外交、经贸、军事、教育、新闻等领域。”

一生与柬埔寨结缘,彭晖告诉记者,她有浓厚的柬埔寨情结。直到现在,她还是经常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,方便随时记下新学的单词和有关柬埔寨的知识。和学生在一起聊天时,她总是用柬埔寨语回答或者提问,她认为语言必须每天练习。今天的柬埔寨获得了和平、稳定的发展,她也为此由衷地感到高兴。

9月28日,彭晖被中国外文局、中国翻译协会聘任为重大翻译工作审评专家委员会委员。“感觉肩上的责任更重大了,我会继续为中柬友谊添砖加瓦。”彭晖说。

链接:彭晖独自编著出版了《柬埔寨语精读教材》第二册、《柬埔寨文学简史及作品选读》;与同事共同编著出版了《柬汉词典》《柬埔寨语语法》《新编柬埔寨语口语》,审定了柬文版《汉语图解词典》《汉语图解小词典》等书;并先后发表了学术论文30多篇,共约30余万字,为中国学生学习柬埔寨语提供了教材、工具书及参考材料。参与了柬文版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柬文版第一卷、第二卷终审工作。由彭晖和同事共同编著的《柬埔寨谚语选编》柬汉对照一书将于2021年出版发行。来源:《高棉》杂志